当前位置: > 囧哥网文 > 笑话内容

光圈直播死在红海里警花出更叶柔:营收模式单一 拖欠员工工资

作者:囧哥发布时间:2018-06-13 16:13浏览:

  直播元年刚过,直播平台是继续茁壮成长,抑或是逐步走向衰落?

  近日,被称为直播行业“独角兽”的光圈直播突然被自家员工曝光欠薪300万元、公司倒闭。2月23日,法治周末记者在App Store中已经搜索不到“光圈直播”APP,而试图打开其官网时,也发现已经无法登录。

  光圈直播的没落,不仅给一直热衷直播行业投资的创投资本泼了一盆冷水,也为表面繁荣红火的直播行业敲响了警钟。

  被曝两次拖欠员工工资

  公开资料显示,光圈APP成立于2014年,由北京费米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运营。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,费米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张轶,注册资本120万元,登记状态为“开业”,登记住所是北京市石景山区实兴大街30号院17号楼7层53号。

  2月24日,法治周末记者来到上述地址,并没有找到53号房间。随后记者根据网络上曝出来的光圈直播的解约函,发现其公司地址早已迁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某写字楼。不过,记者依据该地址到达光圈办公地址时,发现办公室已经被搬空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光圈初期主攻图片社交领域,2015年10月转型为直播APP。2015年9月,光圈直播获得由合一资本、紫辉创投、协同创新三家1250万元人民币的pre-A轮融资。2016年3月初,光圈直播宣布公司估值高达5亿元,还请来了主持人陈鲁豫为其站台。不过,这些光环没能阻止光圈走向没落。

  2月24日,曾在光圈直播负责运营工作的包辰(化名)告诉法治周末记者:“这不是光圈第一次出现拖欠工资的问题,早在2015年6月,公司就曾经出现拖欠员工工资的情况,不过到2015年9月,拖欠问题得以解决。”

  包辰透露,2016年6月,光圈直播在全国举办了声势浩大的校花主播比赛,当时真实的在线用户数一度达到1000到2000人,而校花大赛结束后,在线人数很快降至100人左右,对此,张轶选择使用“刷流量”的方式维持住观看人数,但平台是依靠用户打赏收入变现的,因此实际上并没有获得盈利,等已有的钱烧完,公司也就到了穷途末路的地步,员工工资也随即开始停发。

  据了解,从2016年6月开始,光圈直播就已经停发了60名员工工资,共计欠薪300万元左右。包辰表示,停发员工工资后,光圈CEO张轶就很少出现在公司了;到2016年12月20日左右,他甚至不再和任何人联系了。

  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沈斌倜认为,员工工资被拖欠,可以通过劳动仲裁进行救济,如果公司处于注销或者吊销状况,可以到仲裁委,将单位出资人、开办单位作为共同当事人,主张权利。

  中小平台步履维艰 10%已死

  目前可以确认的是,光圈直播已经关闭了网页和APP,暂时退出了直播市场,这只原本被看好的独角兽,将逐渐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之中。

  “光圈直播倒闭的直接原因是公司经营压力过大。”易观互动娱乐行业研究中心分析师王传珍认为,2016年,各大直播公司投入了大量资金和人力推广直播业务,但是营收模式相对单一,付费用户转化率不高,这直接影响了直播平台的营收状况,如果后续资金跟不上,就将无法维持平台正常运营。

  王传珍介绍,直播类型主要包含秀场娱乐、电竞赛事、体育直播、财经直播等,目前,纯粹的直播应用就有两百多个,但是直播行业蛋糕的大小是固定的,整个市场很难容纳如此多的平台共同发展。

 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(CNNIC)公布的第39次全国互联网发展统计报告显示,截至2016年12月,我国网民规模达7.31亿,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.44亿,占网民总数的47.1%,较2016年6月增长1932万,增长势头强劲。

  不过,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下,直播行业也由“蓝海”变为“红海”。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国内互联网直播平台超过300家,其中拿到天使轮融资的不到30%,10%的平台已经死亡。

 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、浙江腾智律师事务所电子商务法律部副主任麻策认为,目前直播行业存在虚假繁荣的情况,“平台需要用户量带动企业发展,除了以美女主播等内容吸引用户之外,一些平台为了获取更多融资,会制造虚假数据,实际观看人数远少于网站显示的在线人数”。而包辰所讲述的光圈直播“刷流量”也在侧面印证了这一点。

  “由于我国对视听行业有严格的准入要求,平台必须拥有《视听许可证》才能开展相应业务。”麻策介绍,长期以来,基于秀场直播以及游戏电竞类直播而兴起的互联网直播行业,一直将自己的商业模式定位于“网络表演”,而非视听节目,于是就向各地文化主管单位申办门槛更低的《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》,即“文网文证”。

  尽管目前平台开展网络直播服务,是否需要同时具备《视听许可证》和文网文证,还没有明确的结论,但麻策认为直播平台需要具备《视听许可证》,在国家法规的逐步规范下,没有相关许可证的中小型直播平台的生存空间将会越来越窄。

  商业直播或为可行的转型方向

  王传珍认为,现阶段,直播行业的发展还处于跑马圈地的地步,各大平台还处于投入资金的阶段,很多平台都在通过大量的运营、推广手段来吸引用户,没有将盈收放在第一位。在2016年,很多平台通过签约明星以及知名主播吸引用户,不过,整个行业在追求用户量时,也发现了直播内容形态相对单一的问题,今年可能会更加注重内容竞争,通过一些新颖的、具有鲜明特色的、精细化的内容吸引用户,增加用户粘性以及转化率。

  “互联网市场是721格局,市场排名第一平台可能占据70%的份额,排名第二到第十的平台能享有20%的市场份额,而其他三线品牌只能分享剩下的10%。”互联网行业观察家洪仕斌分析,光圈直播的倒闭,最核心之处不仅是融资的失败,更是平台战略定位的不准确:光圈一开始就将出发点定位在娱乐直播,但是用户量以及内容都很难与行业领先品牌竞争,可以说作为三线品牌的光圈,在互联网上难以找到价值。

  “直播平台未来应向商业直播发展,如此才能给用户、平台、网络主播带来价值,只有这种能够产生商业价值的模式才符合逻辑。”洪仕斌认为,现阶段,很多平台都是靠打赏进行盈利,但这种冲动类消费很难持久,只有转变成商业直播,平台的价值才能更好的体现。

  洪仕斌表示,商业类的直播与终端促销比较相似,例如网络主播通过直播卖商品,将使直播平台成为一种新型体验式的、观看式的销售平台,如此一来,直播就具有了电商的功能,也就具有商业价值,这可能是今年网络直播的发展趋势。

进入【新浪财经股吧】讨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