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> 曝笑笑话 > 笑话内容

严复金娜娜整容前后与逻辑学

作者:囧哥发布时间:2018-06-13 15:39浏览:

  逻辑学严复译为名学。穆勒有一部逻辑学的著作,《逻辑学体系》,严复翻译此书才及半部就停止了,以后因为别的事忙,精力不继,无力继续翻下去。因为教学的需要,他只好翻译耶方斯的《逻辑学教程》作为教材,称为《名学浅说》(见《名学浅说》译者自序)。

 

 
严复所翻译的关于逻辑学的书就是这两部:《穆勒名学》和《名学浅说》。当时有系统的讲逻辑学的书也就是这两部。《名学浅说》其说也并不浅,所谓浅者,是对于穆勒的《逻辑学体系》而言。

  当时也有人译逻辑学为辨学,严复译为名学,这是很有意义的。

  严复在他所译的《穆勒名学》中加了许多按语,其第一条是照着穆勒的意思说明逻辑学为什么叫逻辑学,并且说:“逻辑最初译本为固陋所及见者,有明季之《名理探》,乃李之藻所译;近日税务司译有《辨学启蒙》。曰探、曰辨,皆不足与本学之深广相副。必求其近,姑以名学译之。盖中文惟‘名’字所涵,其奥衍精博与逻各斯字差相若,而学问思辨皆所以求诚、正名之事,不得舍其全而用其偏也。”(“严译名著丛刊”之一《穆勒名学》2页按语)严复说,名这个中国字意义最为广泛,他用名这个字译逻各斯,是用其全而不用其偏。但是要说明逻辑学确切是个什么学问,那正应该用其偏而舍其全。严复在按语中说:“逻各斯一名兼二义,在心之意、出口之词皆以此名。”(同上)这句话倒可以说明逻辑学何以应该译为名学,但他没有进一步发挥。

  我替他发挥几句。严复认识到逻辑学是思维之学,是思维就必用名言,名代表概念,即在心之意;言就是在口之言。逻辑学的范围限于“名言之域”,逻辑学的对象就是关于名言的规律。任何学问都必须用名言,所以必须遵守名言的规律。逻辑学成为一切学问的形式,所以称为形式逻辑。译逻辑学为名学,可以表达逻辑学的这个意义。

  译逻辑学为名学,可以上接着先秦诸子中的名家。名家专讲名不顾实。公孙龙讲白马非马,他并不是不知道,在实际中,白马是马,他只是从马之名和白马之名上指出这两个名是不同的。他的“白马论”在中国哲学史中一直被认为是一种诡辩。现代逻辑学指出:一个名的意义有内涵和外延(严译为外举)两个方面,这两个方面说清楚了,人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出来,“白马非马”并不是诡辩,而是常识。

  当然严复并没有想得这样清楚,至少没有说得这样清楚。不过他的名学这个译名是很有意义的,可惜没有沿用下来。

  严复译逻辑学为名学,说明他是真懂得什么是形式逻辑,不过用名学这个译名,逻辑学就不能包括归纳法,而只可以包括演绎法。因为归纳法所讲的并不是一种思维的形式,而是一种思维,其对象并不是名言,而是自然界,所以现代的逻辑学就不讲归纳法。这是逻辑学的合乎逻辑的发展。穆勒和耶方斯所讲的逻辑学是旧式的逻辑学。严复继承了旧式逻辑的传统,并且认为归纳法比演绎法更重要。

  这并不是说归纳法不重要,只是说它讲的不是思维的形式,而是一种思维。它所讲的这种思维是科学方法,科学方法是很重要的,特别对于当时的中国人更是如此。

(责任编辑:小青)
[我来说两句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