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> 曝笑笑话 > 笑话内容

首次赴陆 卡达什圣杖口无遮拦闹笑话

作者:囧哥发布时间:2018-05-09 10:50浏览:

2018年04月22日 04:09 旺报

(雷思礼/台北市)

去年暑假的时候,因为所属单位有去中国大陆学术交流的活动,当时从没踏上大陆的我,对这个活动原本没什么兴趣,只是负责帮忙宣传消息,处理行程、报名等相关行政事务,但后来因为有教授不去,临时多出了名额,行政主管就问:「有同仁想去吗?最好是没去过的,这样子到时候可以有更多的交流跟惊喜。」

从来没去过大陆

我想了一下,默默跟主管报了名,后来才知道,原来跟我差不多年纪的行政人员们,其实大部分都没有去过中国,就算有,也都是年纪很小的时候,跟着父母亲一起去的,所以对于大陆的印象十分模糊。而主管也不知道是怎么选的,后来就决定让我替补了那个名额,于是我便开始了网路上自行寻找攻略,想了解一下去大陆需要注意哪些事情。

结果后来看看,发现也还好,我所需要的只是去办理台胞证,然后,申请一个微信帐号,到时候便利跟当地的大陆认识的相关人士留下联络方式。其他,也就是换些人民币在身上用,其实也还好。不过,有位系上的硕士班同学知道我也要过去,就特别跟我说了一声:你现在换人民币比较没有用,当然身上还是应该稍微准备一点现金以备不时之需,但因为现在大陆几乎全面使用微信跟支付宝了,行动支付正夯,连去菜市场买东西、一般的杂货舖,路边小贩,全面都进化到电子支付这个时代啰,简直可以说是『无缝接轨』。」

在台湾,习惯用现金支付,最多就是这十几年来,慢慢习惯了用悠游卡或一卡通去刷各种便利商店、捷运公车台铁、当然,越来越多的店家也跟进使用,让我们可以省去在结帐上的不便利,节省每个人的时间,加起来就是为整个社会「减负」,但是,几乎全面的「无纸币」社会,我还是难以想像,而且我查了一下,发现要开通支付宝跟微信的电子钱包功能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,于是就想说先作罢,等去了再看看吧。

我们是在七月底八月初出发的,那时候北京正热,也许因为是夏天,所以没有感受到明显的雾霾,空气不算差,这与我之前所接受到的讯息不一样。才到饭店放下行李,简单用了便餐,由于正式的学术行程是隔天办完开幕式才要开始的,所以第一天下午,我们就被大巴车带到天安门广场去逛一圈,那场面,完全震撼到我了。

还坐在车上,隔着窗户向外望去,看到下方交通管制,全是密密麻麻万头攒动的人群,在川流不息的人潮中,我细看才发现,原来大家都是依序排着队等待前进,他们是要去参观毛泽东纪念馆,瞻仰「毛主席」的遗容。在当时,我第一次感受到,原来,这种对于国家领袖人物的纪念与崇拜,仍然具体的、深深的存在于不同的世代当中。同行有几个大学生在讨论着,其中一个大学生学弟很不屑的说:「这种就是偶像崇拜啊,有啥好看,为什么要带我们来这里?」

车上有段小风波

我还在想要不要跟他回应一下,跟他说我们毕竟来者是客,要学着入境随俗,不要太快就给出自己的成见跟批判,至少先了解一下情况再说,旁边忽然有位博士生助教学长接过话头说:「修文(那位同学的名字),你的直觉反应没有错,但你这样的态度,对于我们来到这里作学术交流、作文化交流,可说是没有什么帮助,应该要想的是,为什么这种『偶像崇拜』仍然存在,还有『毛泽东现象』对于这几代的中国人来说,为什么仍然有着不可抹灭的影响,如果不能去理解现象背后的意义,直接就反射性的用先前的刻板印象与成见去了解事情、骤下结论和判断,这样子我们不需要来这里,在台湾关起门自爽作研究就好了。」

修文学弟一听是博士班学长发话,很快笑嘻嘻的认了错,像只小猴子一样马上低头道了个歉说:「抱歉啦Richard学长,我也是一下说太快,你这样讲我知道,就算我之前对中国有什么认知上的先入为主看法,话也别讲太快,不过我想这车上都是自己人,所以应该没关系吧哈哈。」

Richard学长摇摇头说:「你前面说的对,但后面又说错了,这趟旅程才刚要开始,基本上这一团都是没有来过中国大陆的年轻一代,你们对于中国的认识和了解,应该都只存在于媒体喂养你们的『故事』,没有真正认识过任何一个中国大陆的朋友,没有实际上跟这些人生活过、相处过,甚至一句对话都不可得的时候,我们的交流就是从零开始。而且,你刚才说车上都是自己人,所以讲话可以放开一点,这也不对,既然你自己都知道是偏见,就别渲染。不过现在我们也不是在学校,也不是要去纠正你、教你些什么,但反正,慢慢来,旅途还长着。」

车上的小风波很快平息,大家下车之后在天安门广场走着,感受那种摩顶放踵的炙热空气。晚上,我们在接受招待用餐的时候,突然同行的一位年长老师开口说了话:「今天一开始没有跟你们自我介绍,很不好意思,我是这次随团的带队老师之一,临时被安排到同学们的车上,意外的听了同学们一天的说话,我也觉得这样挺好的,我们原本就是要透过交流活动,来了解现在台湾的年轻小朋友对于我们的观感跟看法,相互不带刺儿的指教、开诚布公的说话,这样子也才能够达到交流对话的意义。今天在车上有听到有几位博士生同学和本科生小朋友的对话,我就觉得很有意思,因为你们的观念还没有真正形成,所以也不用觉得有什么『背后说坏话』的这种尷尬,也希望这趟旅程,能够让你们对大陆有更多的、更新的、更好的看法,未来,在你们这一代,和我们的下一代身上,希望你们能够好好结交认识,祝福你们!」

更显得对话重要

那位老师讲完话,修文学弟和Richard学长互看了一眼,学弟马上站起来赔不是,对自己莽撞的发言道歉。我们在旅程的第一天,就见识了一个这样小小的衝击,其中的文化差异,更显得对话的重要。

接下来的行程中,我们每天都遇到了许多新的差异感受,未来将会慢慢记录下来发表,作为我个人的经验分享。而把这事写在前头,主要是基于当下的强烈印象,也希望这样尷尬的情况,不要发生在此后,各种两岸交流的旅程之上。

(旺报)

两岸史话-相见会亲 有时不如不… 徵文启事